闡述言明 【97/5/4 黑白寫-1】~闡述言明 ←(點我) 早上我們的高級急救教練呂靜宜與急救教練洪進雄、毛美芳等,前往岡山「劉嘉修醫院」針對所屬員工辦理急救講座,真也是辛苦他們了,在星期假日裡仍然奉獻自己的時間,協助支會開展志願服務,這般付出之精神令人感佩。 下星期係難得一年一度的母親節,為讓大家好好陪伴家人,故支會訓練組這邊並沒有排課。不過下下星期除那【高級急救員訓練班】第3-4天的課程外,還有「義守大學」的駕訓班,以及「紅十字會救災隊」的「在職訓練」要辦理;又再過去那禮拜則是「樹德科技大學」的駕訓班;另月底則是今年度第一場次的「丙級技術複習班」開始;而那那【高級急救員訓練班】第5-6天的課程,因地點衝突將另外再作安排,是故本月份後續一連三週的假日,大家恐將有得忙了。 下午陸續有兩位民眾來電表示攜捐東西,一通是黃組長接的,說要送一組書桌組合過來;另外一通則是我接到的,那位民眾透過網際網路,知道我們經常性有在關心著一些「偏遠部落之經濟弱勢家庭」,不管是長輩或是原鄉孩童,都是我們一直所關注的對象。我告訴這位熱心的朋友,通常有許多人都會送物資到會裡來,而在累積一定數量之後,也會即刻連繫安排該「送愛活動」,而這星期內則計畫再「跑一趟原鄉」,把日前廖大德捐贈之白米、和自由時報朱記者有鈴姐等所捐助之物資等,適時把他們的愛心送到需要人的手上去。 我告訴這位民眾,這般「關懷行動」我們已經持續很長一段時間了,而每次只要一活動結束,就會立即把整個過程之照片彙整上傳張貼於本會網站公開徵信,其主要係提供給捐贈者一個透明的管道,讓各善心大德了解到,我們確實有把您們的大愛,經由中立之「國際人道救援組織」紅十字會的平台作業,轉致給真正需要幫助的人;而長期運作下來,也和該區域服務之公益團體取得橫向連結,因他們平時致力於該服務領域中,比我們更知道該弱勢民眾之現況需求,因 部落格此藉其資訊的整合來向外界公開呼籲,是比較能夠符應其使用目的。 這兩天來我們幾位高教群,除開班及管理教練兩位副大外,還有學才兄、亮爸、靜宜、偉娟、雅芸、眇鴦等,同樣不辭辛勞先後前來協助該班務之運行,在此,真的要感謝大家的的合作與努力;又本會前同仁之楊秀芳也特地前來幫忙,僅此一併致謝,期待這批後學能在各員的引導策進之下,皆可以有更多的成長與收穫。 講到這裡,剛樓上要下課時,個人充充忙忙的跑上去,要大家多待兩分鐘,讓我同大家激勵一下。我告訴大家學習新的事物,就像是在學開車一樣,或許大家已經有了小車(急救員)的駕駛執照,但要進階報考大貨車(高級急救員)、大卡車(急救教練)、聯結車(高級急救教練)等不同領域之好的駕駛員(好教練),那駕訓班的指導教練,只是從旁引領告知一些有關的駕駛技巧、且特別注意哪些地方僅此而已,而如何正確把車輛開得好並開得順暢,就要看個人是否很用心的學習,和加緊利用時間去勤加練習了,這好比那句俗語所說的「師傅引進門、修行在個人」之異曲同工之妙。 因此個人勉勵全體一定要努力專研,以求融會貫通,尤相關學識技能務必要找時間去多方磨練並克服障礙,且要把自己想像成已是一個具備「急救教練」的身份,要時刻砥勵自己使以身作則,來自我要求朝該服務領域之優異講師邁進。另外我們也要在各個訓練班次裡頭,抱持感恩的心,對同樣是志工的高級急救教練們,抱以尊師重道的精神,感謝他們辛苦協助大家成長茁壯。 高級教練就可比聯結車一樣,要連結資源並承傳經驗,也會反方向帶給大家更多的思考空間,無疑就是要來盡其本份職責,幫忙支會培植養成更多的人才。因此我衷心的希望各員也要有這種使命感,而相關理念之培養就是從班務進行當中開始,遂在談話結尾再度表達個人深切的期許,盼望大家互勵共勉。 因不好意思耽擱大家下課的時間,畢竟各員也很辛苦犧牲假日來 部落格上課,原本我是還打算補充述說,學員之間要互相協助、共辱共榮,因將來在執行業務時,每位教練就是要有很好的默契,並適時帶為補位。尤班務能否順利進行,端看各位在平時是否能有一致的理念,與共通的做法,而不是都已經在戰場上了,還自己打自己分散力量,這樣的專業形象與紀律,將被受質疑。 我想之所以會談到這些,係這個班次很特殊,且訓練時間又長,我真的不希望大家錯失良機、浪費資源,把方向焦點搞錯了。我說我對大家的期許很高,真切希望能使讓辦班的目的與效益更明確,更符合各界的期待,乃語重心長的把心底的話,以及支會用人的思維,慎重的同各個準教練們闡述言明。…97/5/4(日)晚于紅會 [轉載] 是的!老師!我是一個大學剛畢業的老師,第一次帶班級,我帶的是低年級的小朋友。每次看到那些小朋友的笑容,就讓我把所有的煩惱都給忘了。不過有時候當他們調皮時,讓我真想活活的掐死他們。當然,我不會真的掐。因為我可不想坐牢呢!我的班總共有36個小鬼頭。個個都讓我又愛又恨!我很熱愛這個工作,但是常常也會有灰心或無奈的時候。這些負面的感受大多是來至於班上的一個同學。他叫邵偉華。他每次作業都拖很久、成績也都是最後一名、聯絡簿沒簽名、回條沒帶、個性也滿孤僻的。而且他考試每次都是在20分以下,這讓我很擔心,才國小一年級耶!功課就這麼差。以後怎麼辦呢?常聽人家說國小老師是扮演一個孩子啟蒙的重要角色,對他日以後的影響是很大的。就因為如此,我更覺得自己有責任把他好。但是處罰他沒用、罵他也沒改善、輔導他的話也只會聽見他說:『是的!老師。』的表面假像。因為他還是作業照拖、東西照不帶、考試照樣不準備。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讓他進步!「各位同學,明天要交作文喔!題目是『我的家庭』。下課!」「老師再見。」小朋友齊聲的喊著。「bye-bye!」我帶著笑容回應。「邵偉華過來!」我喚住剛背起 襯衫書包的他。「老師,什麼事?」稚氣的臉蛋,張著大大的眼睛問我。「明天!記得交作文,還有上次畫畫課的作業也只剩你還沒交了!快補交吧!」「是的!老師。」又是這句,他不知道已經對我說過多少次的『是的!老師。』可是沒有一次是有兌現的。即使他臉上總是帶著那麼認真的表情,但是我知道他的保證,實現的機率好小好小......「好!掰掰。路上小心喔。」「老師再見!」他揮著手,燦爛的笑著。看著他的背影,我心裡微微的嘆氣,這樣一個有禮貌的孩子,做事卻是這麼散漫呢?希望他這次真的能夠說到做到。隔天一早,「排長,把作文收過來,順便告訴老師誰沒交?」「老師,我們這排都交了!」「老師,我們的也都交了!」排長一個個遞上各自排上同學的作文。「老師,邵偉華沒交!」果然被我料到了,他昨天的保證只是個空頭支票。「邵偉華。」「又」他站起來。「老師昨天不是還特別叮嚀你嗎?怎麼還是沒有交?」面對我的問題,他沒有回答。只是低著頭、抿著嘴巴。「你到後面罰站一節課,好好反省一下。」「是的!老師。」不管我處罰他或是罵他,他也不會生氣的跺腳或翹嘴,還是一樣有禮貌的說:『是的!老師。』「大家拿出數學課本,翻開64頁...」我開始上課,每個小朋友仔細的看著黑板,除了他。那天放學,忽然下起傾盆大雨。這場雨來的很突然,根本沒有幾個人有帶雨具。所以當我經過穿堂時。看到許多小朋友在公共電話前排起長長的隊伍,我想大概都是要打電話叫家長來載的吧!在眾多孩子中,我看到邵偉華也排在那隊伍中,還差一個就到他打了。這時,他前面的孩子剛好掛了電話,他走向前去,投了錢,拿起話筒,可是,連撥都還沒撥,他又掛上了電話。然後垂頭喪氣的離開。獨自一個人走進大雨中。怎麼會這樣呢?我撐開傘,追上前去。「偉華,你怎麼了,不叫爸爸或媽媽來載你嗎?」我蹲下身,平視的跟他對話。「不用?租屋網F,老師,我自己可以回家。」「可是雨好大,你這樣會感冒,老師載你回家好了。」「沒關係,我家在學校對面。一下下就到了!」「是嗎?老師開車不用傘,這個先借你。要趕快回家喔!」我把傘移向他一些。「謝謝老師。」他接過傘,然後又對我笑一笑。「拜拜!」我摸摸他有點微濕的頭髮。離開學校一段路後,我突然想到我把手機放在辦公室了。於是我又折回去拿。「真是的,為了這個手機,害我多花那麼多時間回去拿!」我抱怨著自己的粗心。坐在車內,雨刷不停的來回揮動。雨還是很大,在等紅綠燈的時候,有一個熟悉的身影捉住了我的目光。是偉華耶!他走到一間透天的房子門前,拿出鑰匙,開門進去。「他家在這?」我暗自低聲的說,怪了,他不是說他家在學校對面嗎?可是這裡距離學校都快兩公里了,一個七歲的孩子自己獨自走兩公里的路回家,實在滿令人感到心疼的。不過我不懂為什麼他要騙我說他家在學校對面而已呢?怕我嗎?還是不好意思讓我載?『叭!』綠燈了,後面的車按著喇叭催我走,我也暫時拋開這個疑問,踩下油門。「報告!」「請進。」「老師,傘還你!謝謝」他雙手遞上傘。看著他拿傘給我,讓我不禁想,為什麼會記得還我傘,卻沒有一次記得交作業呢?這孩子真是的!不過看他還傘的樣子,讓我有一種好窩心的感覺。「偉華,老師問你,你家真的住在學校對面嗎?」他安靜了好久沒有回答我,看他的表情我也知道,他在說謊。「沒關係,老實說。老師沒有要罰你。」「老師,對不起!我昨天是說謊的。」他滿滿是歉意的說。「那可以告訴老師為什麼要騙老師嗎?」「因為我不想麻煩老師,我自己可以回家。」聽到回答,我很驚訝一個七歲的孩子能說出這麼懂事的話。「偉華,老師載你回家不會很麻煩,以後有機會就讓老師載。知道嗎?」「嗯!」「不過以後不要騙老師喔!」我告誡他。「好!」「好了,回教室去吧!對了,記得交作業。」「嗯,報?租房子i完畢!」他敬了個禮,轉身走出去。我心底暗暗的想,這孩子如果改掉那些缺點,我想他一定更讓人憐愛,而且會變的非常的完美吧!「老師!老師!」偉華邊跑邊叫,好像很興奮的樣。「嗯?」我回過頭,看著他微喘的小臉蛋。「老師!我要交作文。」他攤開一張折小的作文紙。「偉華好乖喔!終於交了。嗯…這個給你當獎勵。以後也都要交作業喔!」我伸手進去口袋拿出一個糖果給他。「好!謝謝老師。」他拿過糖果,小心翼翼的放進自己的口袋裡,臉上掛著開心的微笑。其實我更高興,他現在拖作業的時間明顯的變短了,這樣的進步讓我有很大的欣慰。那一整天的心情都因為他交了份遲交的作文而開心了起來。在走回辦公室的路上,我看著他的作文,歪歪扭扭的鉛筆筆跡,寫在一張似乎已經擦過很多次的稿紙上。內容很簡短,也很可愛。他寫著:我的家庭。我家有三個人,一個是我,一個是爸爸,一個是媽媽。我的爸爸很帥,媽媽很漂亮。爸爸每天出門辛苦的工作。我每天也要辛苦的去上學。只有媽媽最幸福,每天只要輕鬆的待在家裡等我和爸爸回家就可以了。有時候好羨慕媽媽喔!聽同學說自己的父母會吵架。不過我爸爸和媽媽的感情很好,從來不吵架。所以我家很和諧,很快樂。放假時,我最喜歡跟爸爸媽媽一起看電視了。雖然爸爸工作很忙,沒辦法常常帶我們出去玩。不過沒關係,因為我們在一起很快樂,我愛我爸爸和我媽媽。看完之後,我笑了。覺得偉華真是個可愛的孩子。竟然說自己上學很辛苦,媽媽在家是很輕鬆的,下次有機會一定要告訴他,當家庭主婦可不輕鬆喔!他的文章中流露出純真。也能讓人看出,他家庭的美滿和快樂。他爸媽在家裡一定很疼他吧!就如同,應驗了兒歌中的那句『我的家庭真可愛!』不過我才開心沒多久,班長就急忙的跑到辦公室說:「老師,班上有男生在打架!」我的天阿!打架?我最怕孩子打架了!等等哪邊青一塊、哪邊腫起來,這些都要讓我跟家長解釋半天?ARMANI C一到教室,「邵偉華、林崇光,你們兩個在幹什麼?」我一喊,那兩個扭打在一起的孩子馬上停止動作。「為什麼打架?」「他先打我的!」林崇光先開了口。「邵偉華,你為什麼打他?」「因為...他搶了老師給我的糖果。我叫他還我,他不聽。」偉華一字一字慢慢說出。「可是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能打人,還有你,別人的東西不可以亂拿,你們兩個都有錯。互相道歉,然後握手!」我面無表情的說著,但是心裡怔了一下,只是一個小小的糖果,平常孤僻、不愛與人爭的偉華竟然動手打人。看來他對那顆糖果看得很重。「對不起。」「對不起。」兩個孩子口氣中帶著倔強道歉,與對方握手言合。放學時,我又看到邵偉華一個人站在穿堂。「偉華,在等誰阿?」「我爸爸說今天有空可以來接我!」「對了,老師前幾天發的『家長座談會』的回條你還沒交,明天交的話,老師送你一整包的糖!」我想起他今天為了糖果和同學打架的事,於是和他打了這麼一個商量!「真的嗎?」他瞪大眼睛看著我。「當然是真的!來勾勾手。」我伸出小指牽著他的小指,然後兩人在一起蓋上拇指印。「一言為定囉!老師先走了。」「偉華,你看!老師糖果都買來了,你有沒有帶回條?」我搖著手上的那包糖說。「老師,對不起。我忘了帶!」他很懊惱的說。「那你不能吃糖了。不過只要你明天起有補交作業的話。老師就會給你糖果吃!知道了嗎?」看他一臉不能吃糖懊惱的樣子,讓我有點不忍心。「以後我有交作業,都會有嗎?」他喜出望外的問我。「對阿!把缺的都補足後,以後新的作業就要準時交喔!」我伸出食指叮嚀他。走到辦公室,我忽然想到。那個家長座談會今天要確定人數了。剛剛也忘了問偉華他的家長有沒有要來!咦!記得他作文上寫的,媽媽都在家。那打去問問看好了。順便跟他媽媽聊一下偉華的事。「嘟~嘟~嘟~嘟~嘟~」等了好久,電話還是沒人接。可能出去了吧!算了!等等問偉華好了!接下來的幾天,我能感覺的出偉華都有盡量在交?澎湖民宿@業。我很高興他有這樣的進步,除了糖果幫上很大的忙以外,我覺得稱讚好像也是一大原動力。每次我稱讚他時,他的表情是那麼的開心、那麼的得意。有一次在和幾個班上的小朋友聊天時,其中一個女生用像發現新大陸般的口氣說:「老師!我跟妳說喔。邵偉華很奇怪耶!」「奇怪?不會阿。他有怎樣嗎?」我不解的問。「就是阿,上次我看到他在穿堂打電話給他媽媽。」「呵~~那有什麼好奇怪的。」小朋友通常都很黏媽媽,打電話給媽媽有什麼好怪的。「可是老師,內容很怪,我聽到他跟他媽媽說:『媽,今天我有交作業,老師有給我糖果耶!』哪有人打電話回去跟媽媽講這些的阿?回家在講就好了阿!」那個女生一口氣的說完。「真的喔?好無聊喔。打電話說這個。」「阿!我之前也有看過。」其他的孩子也馬上發表意見,表示贊同偉華的這個行為很怪。「還好吧!可能他很高興想趕快讓他媽媽知道阿。不要想太多,偉華是個很有禮貌的小孩,雖然他功課不好,作業都會拖,不過他還是有很多優點。你們要學習他好的地方,順便也要幫助他改過壞的習慣。」我對著那些孩子說,希望他們不要因為這點小事覺得偉華是個怪孩子,這樣只會讓孤僻的他變得很不與人往來,而且我花了好多心思才讓他稍微有點進步了,我可不想他和同學相處間又出了什麼問題。「嗯!」小朋友,聽完後,也就不再討論這件事。幾天後是九月28日,教師節,這個教師節是我的第一個教師節。所以即使現在沒放假了。我的心情也特別好。『噹!噹!噹!』鐘聲響起。「班長!下課。放學了。」「老師再見!」小朋友忽然一擁而上。「老師,教師節快樂!」班上的小朋友邊說邊遞上一張卡片!「哇~~這是妳自己畫的阿!好漂亮喔。謝謝,老師很喜歡。」我看著那張用彩色筆描繪出的女生的樣子,我猜她是在畫我,裡面用注音寫著密密麻麻的字,看的我好感動。「老師,這個送妳!」「包這麼漂亮,是什麼阿?」我好奇的問。「老師妳自己猜!」「老師還有我的!」「老師!這邊阿。」不過 有巢氏房屋一會兒,我身邊擠滿了小朋友,當我離開教室要回辦公室整理東西時,手上已經提滿了大包小包的禮物了。坐在辦公室裡,邊拆禮物,邊笑,邊紅著眼眶,開始覺得自己平常再怎麼辛苦也是值得了。我走到車庫,忽然聽到小朋友打架的聲音。我馬上趕過去看。看到的不是別人,都是我的班的孩子。記得上次打架的是偉華和崇光,現在崇光換成了梓霆,不過偉華還是沒有變。而且這次的偉華看起來很生氣,比上次打架的樣子氣憤的多了。上次我一喊他們就馬上停,不過這次我怎麼喊也沒用,後來,我走上前制止,拉開他們。「誰先動手的?」「他!」梓霆指著偉華。「是你,你為什麼總是喜歡打人呢?」偉華讓我好灰心。又來了,他又低著頭不說話。「說阿!為什麼打人?」我很生氣的吼他。他照樣低著頭,連看都不看我。我氣極了。用比剛剛更大的音量說:「邵偉華,抬起頭!告訴老師為什麼打人?」「因為他偷聽我跟我媽媽講電話!」他邊哭邊吼,我從沒看他哭,不管被我罰、被我罵、還是被我打、他都沒哭過。我被他這樣的反應嚇到了。他的淚水一顆一顆的落在兩頰上。「偷聽你講電話你就要打人!?有需要這樣嗎?而且在穿堂打電話,旁邊人那麼多,怎麼算偷聽?」我覺得他打人的理由太不理智了。他又沒有回答,但是眼淚越掉越多。我覺得我有需要跟偉華好好的溝通,縱使被偷聽電話的感覺很不好,可是也犯不著打人吧!於是我對梓霆說:「梓霆你也不應該偷聽人家說話,你先跟偉華說句對不起。然後你先回家!」「對不起!」梓霆對偉華敬了個禮。然後就收拾剛剛打架散落的書和外套,走出校門。現在只剩我和偉華,我想好好的跟他聊一聊,因為我真的很喜歡這個孩子,只是他常常做出讓我覺『怎麼會這樣的事情』我正想開口說話時。他從地上撿起一張用橡皮筋捆住的圖畫紙給我,然後用哽咽的聲音說:「畫...畫...作業...」他交作業了,我是何等的開心,不過現在不是讚美他的時候。「老師很高興你今天交了作業,老師也一直很喜歡你,不過有時候你讓老師好灰心,因為你 吳哥窟有時候很不乖,但是老師知道你很懂事,今天你為了這點小事打人。老師覺得…」我話才說到一半,他抹著眼淚大喊說:「他笑我!」「笑你?梓霆笑你?他笑你什麼?」「他笑我和我媽媽說的話!」他的眼淚沒有停過,聲音略帶抽序的說。「你跟你媽媽說什麼?可以跟老師說嗎?」我不懂,和媽媽說的話能有什麼可以取笑的地方?他又低著頭了,好像不太想說。「沒關係,老師不會笑你。跟老師說。」過了一下子,他像電話答錄機一樣的重新播放了他對他媽媽說的話:「喂!媽媽喔!我跟你說喔,最近我都有在交作業了。老師都有在稱讚我耶!老師對我很好都會給我糖果吃,今天我還準備了畫畫的作業要交給老師,這個作業我拖了好久好久喔!因為我不知道要怎麼畫妳!對阿!題目就是『我的媽媽』好難畫喔!都妳害的啦!媽媽我跟妳說喔!我好想妳喔!我真的好想妳喔!妳到底要睡到什麼時候?才肯張開眼睛看我!還有!今天是教師節,我看爸爸每天都拿兩朵玫瑰花插在妳照片前的花瓶裡,我想老師跟妳一樣是女生,應該也會喜歡花吧!所以我叫爸爸多買兩朵給我,我要帶來學校送老師!妳不要生氣喔!再見。」他說完以後拿出書包裡被壓的稍微變形的玫瑰花走到我面前對我說:「老師,教師節快樂!」「老師,梓霆笑我是瘋子。他說我媽媽已經死了。怎麼還假裝在跟她講電話。老師,對不起,我不會再打人了。」我哭的好傷心,我好心疼。心疼這麼一個孩子,沒有母親的照顧,父親工作沒空管教,他卻能這麼懂事。我想像他想當作自己媽媽還活著跟他通電話時的那種心情,想像他寫作文描寫媽媽的地方,多麼讓人揪心。尤其當同學識破他的時候喊出來的那句話,好殘忍,真的好慘忍。「對不起!」我對他說。我感到很抱歉,我是他的老師,卻沒有好好了解這個孩子。我一直無法平復自己的心情。我不知道我這麼抱著他哭多久?晚上,我打開偉華的畫,我的淚又停不住了。那張畫是一張桌子,桌子上有一張女人的照片,然後前面放著兩個小花瓶,裡面插著紅紅的玫瑰花。 我在右下角用紅筆打上100分! 澎湖民宿  .
創作者介紹

fkmgogfvzippz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